太极训练

太极拳的内外求柔和始终求柔

时间:2014/3/3 10:16:59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64  评论:0

太极拳的内外求柔和始终求柔

    太极拳是一门与其他拳种有本质不同的拳术,在刚柔方面,其“极柔软,然后极坚刚”的特性就是几乎已知的其他中华武术各拳种所都没有的,而就是这“极柔软,然后极坚刚”,又正是许多非太极拳拳种的练习者所都无法能理解和接受,因而对于这种理念采取否定和排斥的态度,而如果对于“极柔软,然后极坚刚”不能够理解和接受,太极拳是根本不可能入门的;

    所以,兼太极拳和其他拳术的人要么其所学的太极拳被其他拳术所改造,要么其所学的其他拳术的某些东西溶化于太极拳之中,就是说太极拳与其他拳是不可能兼练而兼得的。李雅轩先生对此有很强调的论述。太极拳“极柔软,然后极坚刚”的特性使得太极拳具有与其他拳种很多的上述特殊表现,除此之外,太极拳还有两个他种拳所没有的特性,那就是“内外求柔”和“始终求柔”。

 太极拳的内外求柔和始终求柔
 
    所谓“内外求柔”就是不仅“外”要追求柔,“内”也要追求柔;何谓“外”和“内”?通过对近代杨澄甫先生等太极拳家著作的分析,这“外”和“内”不能理解为人肌体的表面和内部;这“外”应是指能够被他人凭视觉和触觉等所觉察到的,如皮肤、肌肉、姿势、动态等等;而这“内”应是指他人很难凭视觉和触觉等所能够觉察到的,如神经反应、各关节的灵活程度、体内之动量传递变化的情况、各种实战经验的潜意识形成情况等等。对于“内外求柔”,《杨氏老谱·太极下乘武事解》中有十分经典的论述:“太极之武事,外操柔软、内含坚刚而求柔软;柔软之于外久而久之自得内之坚刚,非有心之坚刚,实有心之柔软也;所难者,内要含蓄坚刚而不施,外终柔软而迎敌”。

    就是说:太极拳所求的“柔软”既是“内含坚刚”的,而“内含坚刚”又是“柔软之于外久而久之”并且是“实有心之柔软”才能够培养得到的。用现代科学的语言来说,太极拳长期锻炼所追求的“柔”中之肌肉越来越松弛的预伸长是具有能够迅速收缩产生强大力量即“坚刚”之能力的,由于能够使肌肉迅速收缩产生力量并将这种力量在体内迅速传递的潜意识和神经反应随着太极拳的习练而加深形成,所以,肌肉越是求“柔软”即松弛的预伸长越长,这种肌肉产生的力量就越强大、传递也就越迅速;而太极拳长期锻炼所追求的“柔软”中之“沾粘连随”运化功夫是具有能够迅速转变为发劲攻击人之“坚刚”的,但不到十分的“人背我顺”之时则仍是以“不丢不顶”之“柔软”对付敌人,从而充分保存自己之体力的。

    可见《杨氏老谱·太极下乘武事解》的这段论述不仅有科学的生理学基础,而且是太极拳“老能敌壮”、“弱能胜强”的奥妙所在。必须认识清楚的是“柔软之内要含蓄坚刚”与“柔软之内要存在坚刚”是两回事,从《杨氏老谱·太极下乘武事解》的这段论述中可知虽然“柔软之内要含蓄坚刚”,但这“坚刚”是“不施”就是既找不到又不施展的即经常地在这柔的内外也是找不到的。

    现代太极拳界有人说太极拳追求的是“外柔内刚”,并把这“外”解释为是人体表层的肌肤,而这“内”则解释为是人体内层的肌肤,说太极拳的练用是人体表肌肤应柔软,而体内的肌肤应坚硬;还有说对方向我进攻之始我不顶抗这是“外柔”,而如果对方继续进攻我,那我就象弹簧被按到了一定程度而出现了弹力,我的劲力就出来了,说这就是“内刚”等等,持这种“外柔内刚”思想的人还引用杨澄甫先生“如绵裹铁”之语,这种引证纯属曲解,杨澄甫先生在《太极拳使用法·原文解明》中说:“气敛入骨,骨肉沉重矣,外如棉花,内似钢条,犹如棉花裹铁之理”,在《太极拳术十要》中说“太极拳功夫纯熟之人臂膊如绵裹铁,分量极沉”,在《太极拳使用法·杂说》中说:“观其两膊皮肤甚软,骨肉甚沉重就对”,陈微明先生在《太极剑·太极拳名人轶事》中记载杨澄甫先生所说的是“纯粹太极其臂如绵裹铁,柔软沉重”,显然,杨澄甫先生在这些话中已说明这“钢条”也好,“铁”也好,其在内的反映是仅有重量而无实体,即在内也是找不到这“钢条”或“铁”之实体踪影的,这含蓄于柔中的“钢条”或“铁”是没有硬度的,是表现为柔软的,用比喻语言说就是刚完全溶化于柔之中了,

    所以,杨澄甫先生所说的“棉花裹铁”是不能理解为一般概念之“外柔内刚”或“外柔内硬”的。《杨氏老谱·太极下乘武事解》也明确指出“实有心之柔软也……内要含蓄坚刚而不施,外终柔软而迎敌”,具体地说,太极拳之“柔”对于别人是“进之则愈长”是触碰不到的。这些经典论述都清楚说明太极拳肢体内外追求的都是柔而不是刚,刚是在求柔之中不求而得而含蓄于柔之中并且经常是没有坚硬体现的。所以,诸如一般概念的“外柔内刚”之类的说法都是违反太极拳“内外求柔”之原则的,都是属于非太极拳的拳术思想。

    太极拳“柔”的本质就是松,而松的根本就是“不用力”,在中国近代,对于太极拳的学练者而言,“极柔软”与“不用力”是太极拳无可怀疑的最根本的金科玉律,对于太极拳而言,“极柔软”与“不用力”就是其学练的敲门砖,而且无论何时都是太极拳与非太极拳最基本的分水岭;然而在现代太极拳界,许多非太极拳学练者都自认为成了太极拳的资深者,太极拳的各种真传在不断遭到这样一些人的质疑、批评、疏理和修改中,“极柔软”与“不用力”是最首当其冲的,有的人虽然不是直截了当地明确否定“极柔软”与“不用力”,似乎是采用折衷的或是貌似客观准确的说法,而其实仍然是转弯抹角地变相地否定“极柔软”与“不用力”。

    太极拳的学练实践无可辩驳地证明:如果“不用力”和“柔软”达不到一定的程度,要想“随人所动”和体内发生由脚而腿而身的劲力传递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不用力”和“柔软”的水平越高,“随人所动”和体内劲力传递的能力也就越高;这就是说,虽然太极拳功夫提高的根本为心静,而直接地则是取决于不用力的水平,所以,董茉莉女士说她的父亲董英杰先生“认为打基础很重要,开始练习的时候,要学会不用力,就是全身要放松软”(载于《盈虚有象》中);初学者要做到“极柔软”之彻底的放松是不可能的,而且放松也是自上至下逐步达到有阶段的,首先是要先做到肩臂的完全放松,这就是说:“极柔软”与“不用力”是学练太极拳自始至终都必须追求的,而且万事起头难,学练太极拳的开始是尤其必须强调要求“极柔软”与“不用力”的。现代太极拳界有不少人初练推手时就因为听信了“初学推手,手上应用点力”这种话,练了许多年,顶抗的僵劲和自动乱动依旧,全身也依旧松不了,其所谓的“太极推手”其实不是纯粹的太极推手,甚至并不是太极推手;其所练的“太极拳”其实也不是纯粹的太极拳,甚至并不是太极拳。

    可见这种不用力对于初学太极拳者来说是未必适宜的说法,对于太极拳学练而言是完全错误的。郑曼青先生在他的《郑子太极拳十三篇》和《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中再三强调“学太极拳必自学吃亏始”,何谓“学吃亏”?郑曼青先生解释为“是任人用力袭击而我不以丝毫气力抵御,反引而去之使其落空”,这就是说:“学吃亏”的根本就是“不用力”和“极柔软”。如果学练太极拳不是“自学吃亏始”,化解他人攻击依靠又刚又柔的用点力,那么,这所用点的力就必然是会越来越根深蒂固不可能消除的,对于太极拳学练而言,就如郑曼青先生所说的“若畏吃亏,莫如弗学”,因为其结果必定是“枉费功夫贻叹息”的。

    所以,真正地学习太极拳就必须从学练一开始就追求“极柔软”与“不用力”,即必须“始终求柔”。太极拳具有与非太极拳武术很大不同的特殊性,对此如果含混不清,学练太极拳就很容易走偏正确的方向,所以,学练真正的太极拳对其特殊的刚柔是必须清楚认识的。


代孕 代孕网 www.gzkaitai.com.cn www.zshsjx.cn 代孕价格 代孕[www.beckshop.cn] 代孕 代孕 代孕产子
京ICP备09048304号-5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