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养生

调查显示七成公务员缺乏锻炼处于亚健康状态

时间:2015/3/7 18:15:3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45  评论:0

                       

     《决策》杂志 公务员体育锻炼调查

                                                      (杨   敏    杨  璐)

  人到中年,面临更多的职业发展压力、家庭生活压力;更少的业余生活时间,体育锻炼的机会,于是“亚健康”问题如影随形。

  21%的公务员每周进行体育锻炼的次数为“0”;70%以上的公务员处于亚健康状态;公务员群体体质合格率不足3成,体质年龄“虚长”3至5岁;40—49岁公务员体质监测结果最差。

  这些孤立的调查结论,其实都指向同一个问题——缺乏体育锻炼的公务员“身体欠佳”。2009年5月,《决策》杂志开展了“公务员体育锻炼调查”,127份有效问卷统计结果显示,久坐成疾的公务员群体急需一个“运动处方”。

  关注“零锻炼者”

  在回答“您认为维护身体健康的重要方式有哪些?”时,绝大多数公务员给出的答案是“注意饮食和营养”,“保证充足睡眠和有规律的生活”,而鲜有回答“参加体育活动来增进健康”的。由此可见,从认知的角度来看,公务员群体的体育锻炼意愿不强。

  认知度决定了行动力。《决策》杂志问卷调查统计发现,有21%的公务员表示每周锻炼健身的次数是“0次”,也就是说,有五分之一的公务员几乎不参加任何体育锻炼。与此相关联的另一个调查结果是,25%的公务员每周锻炼身体的时间不超过1个小时。

  《决策》记者发现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21%的“0次”锻炼记录的公务员,绝大多数集中在35岁—49岁年龄段。从年龄角度分析公务员参加体育活动的频度,记者发现这一结果与许多群众体育研究者提出的我国城镇居民体育参与度“两头热、中间冷”相吻合。

  35岁—49岁公务员群体为什么会出现较多的“零锻炼者”?体育研究者分析认为,年轻公务员大多家庭负担轻,没有小孩拖累,锻炼时间较为充足;而50岁以上的公务员,身体状况随着年龄增长每况愈下,因此,以锻炼换健康的愿望和要求越来越强烈;而中年群体,正处于忙事业和忙家庭“双碰头”阶段,“忙得脚不沾地,哪有精力再去消耗体力”,一位“零锻炼”公务员道出了这个年龄段人的心声。

  忙,是公务员对自己工作生活的直观描述,《决策》记者调查发现,高达63%的公务员认为根本挤不出时间从事体育锻炼。那么,公务员时间到底是怎样分流的?在本刊问卷调查选项中,排在前四位的分别是:“会议多、文件多,工作繁忙”、“应酬多,占用了大量时间”、“加班多,没有闲暇”、“工作之外时间都用在照顾家人上”。

  对于“缺少体育锻炼会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80%公务员能够认识到身体“亚健康”的潜在危险。

  近年来,多项研究结果显示,公务员群体也正是亚健康多发人群。浙江省国民体质监测中心,曾在省内11个市31个市县地区的省市机关展开调查,发现全省70.79%的公务员处于亚健康状态,这一比例比普通劳动者高出近10个百分点。这份调查报告指出,在工作年限与亚健康状态的关系中,总体趋势为工作年限越长,体质趋向亚健康状态越大。而“11-15年工作时间的公务员为亚健康多发群体”。

  这份调查结论关注的亚健康多发群体,从工作年限推断得知,也正是“零锻炼者”最为集中的年龄段。人到中年,面临更多的职业发展压力、家庭生活压力;更少的业余生活时间,体育锻炼的机会,于是“亚健康”问题如影随形。

  坐“老”5岁

  说到体检,每一个公务员都很熟悉,但是,你做过体质监测吗?你知道自己的“体质年龄”吗?

  上海市体育科学研究所曾对该市公务员进行的体质监测显示,25岁至44岁的公务员监测年龄竟比实际年龄大了5岁。专家指出,公务员“虚长5岁”就是长期静坐,缺乏锻炼的结果。

  曾经,“坐办公室”是让人艳羡的一份职业,但是一位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亚健康就是坐出来的”。最新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的公务员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静坐状态超过5小时,其中三成甚至超过7小时。静坐的危害,在公务员体检结果和体质监测结果两个层面都得到了验证。

  北京朝阳医院体检中心一位主任医师分析说,长时间坐着工作,特别是伏案书写,可能影响下肢静脉血液回流,促使腹腔和盆腔静脉淤血;久坐办公室的人患动脉硬化、高血压、冠心病等心脑血管疾病的概率更大。上海市体育科学研究所有关专家则从体质监测的角度指出,公务员久坐容易导致体重超重、肌肉无力、心肺功能差。

  对于这样完全不同的医学表述,我们不禁要问,体检与体质监测到底有何区别?

  从检查目的上来说,体检是用来筛查疾病的,体质监测则是用来筛查亚健康。不言自明,发现疾病、诊断疾病、治疗疾病是体检的目的,可以视为一种被动的行为;而体质测试通过测试身体机能、体能等下降的情况,运用外在的运动医学预防疾病的发生,则是一种主动的行为。

  体质监测并非新名词,但是很多公务员对这种筛查亚健康的手段并不了解。体质监测,知道亚健康是可以筛查的。那么,体质监测到底测什么?

  体重、肺活量、握力、仰卧起坐、俯卧撑、闭眼单脚站立等11项体质测定标准,从不同角度衡量一个人的“体质年龄”:俯卧撑反映人体上肢、肩背部肌肉力量和持续工作能力;闭眼单脚站立反映人体静态平衡能力;台阶试验反映人体心血管机能水平。

  一个35岁的公务员,由于久坐缺乏锻炼,他就会有一颗40岁的心脏,40岁的肌肉力量,40岁人的柔韧度。坐“老”5岁的公务员,最需要做的选择就是——动起来!

  运动“处方”

  医学之父、古希腊名医希波克拉底说过:“阳光、空气、水和运动,是生命和健康的源泉。”这句话传诵了2500年。运动的重要性无需赘言,但是,观念误区却比比皆是。

  以21%的“零锻炼者”为例,对这些一天24小时,1分钟也没有分配给锻炼的“大忙人”来说,运动从本质上来说是时间问题。在一次讲座上,著名健康学家洪绍光特别指出这个认识误区,“一个人运动不运动,跟时间没有丝毫关系,而是观念问题。即使参加8国峰会,一些西方国家政要都坚持早起锻炼,布莱尔做操,布什跑步,普京打拳。一个白领再忙也忙不过政要,如果你没有运动观念,你就是有空也不会运动”。

诚然,从文化上来说,喜静的中国官员多以沉稳持重形象示人,甚少展示其运动才能;而西方官员则更多地将擅长体育项目视为政治生涯增光添彩的事情,因此,柔道高手普京热衷于刺激性项目,在滑雪、骑马、驾驶飞机项目上都能一展身手;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是游泳健将;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对网球情有独钟。从领导者公共形象塑造来说,一个成功的现代领导首先需要营造的就是“健康人”形象,这也是很多政治家热衷于运动的原因。

  《决策》杂志调查问卷显示,11.4%公务员认为“缺少运动场地和运动器材”,因此,公务员多选择那些不受场地限制的运动项目,散步、羽毛球、跑步、乒乓球成为优先选择的活动方式。同时也有14.9%调查对象指出“所在单位健身锻炼的氛围不浓厚”,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自己参与体育活动的积极性。因此,有高达54.7%的公务员希望“单位能够定期组织体育健身活动”,甚至有公务员提出要设立“机关干部健身日”。

    2003年以来,上海、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针对公务员体质监测出现的亚健康问题,先后出台过多项措施要求公务员“流汗”。在上海,徐汇区是第一个强制全体公务员进行健身运动的区县。区政府设立了公务员健身办公室,一年里投入了500万元资金,要求全区3901名公务员全部办理健身卡,每周至少参加一次健身运动。温州市委组织部、市直机关工委等单位联合出台了《关于加强市直机关公务员健身工作的意见》,接受体质监测,选择一种以上健身项目坚持锻炼,成为这些公务员的“必修课”。

   归根结底,健康是自己的,“体育锻炼是个人的事情”,这一观点还是得到了34.9%的调查对象的支持。

    公务员动起来,最终还需要自身更新观念,而不是依赖组织强力推动。

    机关公务员参加组织的太极拳和健身活动,

    把拥有健康形象当作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要求,这背后是对职业的敬畏之心,公务员重视身体健康,也是社会进步的一个标志。


代孕 代孕网 www.gzkaitai.com.cn www.zshsjx.cn 代孕价格 代孕[www.beckshop.cn] 代孕 代孕 代孕产子
京ICP备09048304号-5
Powered by OTCMS V2.92